冬天里的时尚

冬天里的时尚

赵云岭

我发现在这个滴水成冰的季节里,大街里有一种时尚:那就是流着鼻涕吃雪糕。寒风瑟瑟,满眼的鸭绒袄和棉手套,不经意的向车窗外一瞥,竟然有两个小男孩在吃雪糕!分明鼻子发红嘴唇青紫。我滴那个妈呀,引领这种时尚可不仅仅需要金钱,更需要的可是随时付出生命的勇气啊!真是年轻人的心思你别猜,猜来猜去你也猜不明白。

    对于我来说,这是一个红枣、萝卜加枸杞的季节,暖暖身子暖暖胃,偶尔喝一杯姜汁红糖水,也算是对的起北方这寒冷的冬天。可对孩子们来讲雪糕绝对是不分季节的。

    记得我小时候,在炎热的夏季最最渴望的就是吃上一根冰棍儿,享受一下过去只能是皇帝或王爷们享受的待遇!卖冰棍儿的来了,自行车后载着一个不大的白色木箱,里面包上一层厚厚的棉被,棉被里头就是诱人的防暑降温的美食——冰棍儿了。八九点钟刚来的时候,每支冰棍儿是五分钱,方方正正乳白色,美美的撮上一口,从鼻腔里一下子甜到脚后跟,满嘴满牙的糖精味儿。十一二点的时候就只能卖三分了,因为冰棍儿已经逐渐融化,不再那么的方正,吸在嘴里更多的只剩下了凉。午后,最实惠的我曾经一毛钱买过十根,那个时候基本不能论根儿只能论碗了。等到下午假如还没卖完,箱子里只剩下冰棍,也就是冰和棍了,这个时候要想解暑降温,那就只能花三两分钱喝融化后的汽水了。说来也怪,小时候就是好这一口,没理由!

    再后来就有了雪糕,那个时候真的就觉得中国的科技肯定世界第一了,骄傲的没法说。不仅在烈日炎炎的盛夏能生产出来冰,而且还能把它膨化成为糕,那难度绝对超过了原子弹。所以一毛钱一块儿的雪糕不仅不觉得奢侈,反而觉得物超所值。雪糕比起冰棍儿来,味道也舒服了许多,在大大的太阳底下保值的时间也延长了好多,就是有一点,雪糕滴在衣服上是有油渍的,而且还会板结,所以有时候吃到最后还要撅着屁股吃,以免雪糕油滴在衣服上。

    现在长大了也长老了,见的世面也大了,什么冰袋、雪糕、冰激凌五花八门儿,已经见怪不怪了,然而大冬天吃雪糕还真不多见,不知道这些孩子的牙齿和胃是何材料,这么的耐寒和耐冻?不过有好处的就是现在在户外吃肯定融化的慢,可以慢慢地、细细地、不慌不忙地品味!

    我一直没有放弃对这种冬天里的时尚的考虑,随着我考察的进一步深入,我发现,这种时尚绝不仅仅是因为雪糕,凡是带棍儿的,年轻人几乎都毫无理由的喜欢。你看在大街小巷手持炸豆腐、炸火腿、炸鸡柳吃的满嘴流油可不都是一些小姑娘小小子儿嘛,你见过老头老太太拄着拐杖吃着炸鸡腿的吗?推而广之,那些售卖的糖葫芦、棉花糖、羊肉串,别管是带棍儿的还是带钎子的,中国人民都喜欢!这或许就是智慧就是时尚吧!